首页换亲后,表姑娘被侯府全家宠翻了

第1章送你一门好亲事

“母亲我不嫁!”

“我看你是昏了头了!那信陵侯府什么门第,天大的馅饼你不要,还想要什么?!”

“母亲,那信陵侯府的世子就是一个空有勋爵的草包!”

“就是一头猪,那也比你父亲给你找的酸秀才强!”

“反正我不嫁!”

“由不得你胡闹!两日后侯府的花轿就要上门了,不嫁也得嫁!”

屋里争吵声太大,荣佩兰端着杏仁酪进也不是退也不是,只得尴尬地停在门外。

正当她犹豫着是不是待会儿再来的时候,宋氏气冲冲地大步走出来。

没有看到门外的荣佩兰,差点两人撞上。

“舅母安……”荣佩兰端着杏仁酪屈身行礼。

瞥见舅母宋氏发青的脸色,她很想说她什么都没听到。

“表姐说想吃杏仁酪了,我就……”

宋氏气在头上,本来对寄居在家中的大姑姐遗孤没什么好脸色,现下更不会给什么好脸了。

猩红的长指甲差点戳到荣佩兰脸上,“这么闲不会去给你程文表兄做两件长衫吗?!不知道他科考在即吗?!”

荣佩兰垂着头不语,做些吃食她还会一点,做衣衫她真的不会。

宋氏看着低眉顺眼的荣佩兰,大姑姐的遗孤是丈夫当初做主接回来的,小丫头也不是府里的任打任骂的下人,她便是再不喜,不好过多苛责。

闷头葫芦一样的看着就来气,宋氏宽大的袖子一甩,哼了一声就离开了。

荣佩兰端着杏仁酪进到屋里的时候,表姐谢舒宁心情颇好地在挑衣衫,似乎刚才和舅母吵架的那一幕只是幻觉。

“你来了。”谢舒宁随手将衣裙扔在榻上,迫不及待端起她手中的杏仁酪喝了一口。

满足地喟叹,“杏仁酪还得是你的手艺!”

“表姐,你已经连吃了三日的杏仁酪了,再吃要腻味了吧?”

荣佩兰靠着就近的凳子坐下,看着谢舒宁脸上尽是满足,心底隐隐一丝异样的感觉。

往日里,表姐可没有和她走得这样近,和舅母一样不多有好颜色,更何况还连着三日央她做杏仁酪。

看着荣佩兰的样子,谢舒宁笑而不答。

她得上天青睐才能重活一世。

这一世,她定要扭转乾坤,荣佩兰一切荣光都是她的!

上一世,姐妹俩婚嫁各不相同。

她被信陵侯府相中,这样的功勋侯门,是往日里都不敢肖想的门第。

但偏偏信陵侯只有一个独子,顽劣不堪,信陵侯一辈子的功勋全部耗在这个儿子身上,这才保住独子平安长大。

信陵侯夫人不看门第,只想给唯一的儿子求娶一位贤淑持家的儿媳,他们日后百年才能安心闭眼。

这哪里是娶妻,这是找个“娘”管教儿子。

世家里没有一家敢把女儿嫁去受气,信陵侯夫人只得放低姿态,这才轮上了国子监祭酒谢家。

嫁入高门,远没有想的那样风光。

谢舒宁也是宋氏捧在手心里如珠如宝长大的姑娘,嫁进侯府,她不仅要打理家业,还要管束丈夫。

可混世魔王哪里是能被媳妇儿管束的主儿,两人三天一小吵,五天一大吵。

谢舒宁世子夫人的富贵日子没过几年,便战火四起。

信陵侯战死沙场,侯夫人也郁郁而终。

没人管束的世子成了脱缰的野马,仅两年就败光了家产,最后只得靠着父辈的荫恩做了个守宫门的小卒。

而荣佩兰,被父亲嫁给了他最看好的学生,新科状元康晋堂。

其才华过人,受陛下赏识,做了天子近臣。

后成为东宫赞善大夫,后至太子少师。

先帝薨后,又扶持年幼的太子登基为帝,其官位更是一路高歌猛进,最终位极人臣。

那个曾经寄居在她家的小丫头成了一品诰命夫人,就是长公主见了也需三分讨好。

康家老太太做寿的时候,谢舒宁才第一次登上康府大门。

她第一次见识到一个权臣之家的荣光,便是往日的信陵侯府都望之莫及,那才是真正的无上荣耀。

而昔日借居的落魄表妹,此刻雍容华贵,众星捧月一般被围在中间。

她心里那根嫉妒的藤蔓生了根,发了芽。

在日日的痛苦煎熬中,她终于闭了眼。

再睁眼,她又回到了云英未嫁时。

谢舒宁看着唯唯诺诺的荣佩兰,心中止不住的舒坦。

反正你上辈子已经过了那么久的好日子,这辈子就该轮到她了!

“表姐?”见谢舒宁一瞬不瞬地盯着她,荣佩兰不自在地摸了下脸,可是她脸上有东西?

“无事,就是你的这手艺许久不曾吃了,有些想念得紧,不免多吃了些。”

谢舒宁回过神了,搪塞了两句。

她见荣佩兰现在还是少时一脸天真的模样,忍不住得意,这样的天机只有她一人窥得,她还需好好利用起来才是。

她笑了下,放下手中的碗,“你来我们家也五六年,你也到了适婚议亲的年龄,父亲可有找你谈过?”

荣佩兰轻轻摇了摇头,她和幼弟寄居谢府,本就是寄人篱下,哪里还能奢求舅舅再安排她的婚事。

谢舒宁的眼底含了抹深幽之色,上一世最开始的时候康晋堂是父亲为她相看的,但是母亲不同意,觉得康家太过穷酸。

后来信陵侯府找上门来,母亲便借机推拒了康家。

康家的这门亲这才轮到了荣佩兰的身上。

思及此,谢舒宁笑眯眯地拍了拍荣佩兰的胳膊。

“表妹安心,到时候会有一门极好的亲事给你!到时候飞上枝头可莫忘了姐姐。”

“对了,明日我还要吃杏仁酪!”

毕竟荣佩兰是要嫁进侯府的人,她哪里还能劳烦世子夫人给她做杏仁酪呢。

“啊?啊??”荣佩兰错愕,不仅是表姐还要吃杏仁酪,还有表姐那句极好的亲事?什么意思?

“好了好了!我要换衣服了,你回去吧!”

谢舒宁不容她再做他想,将她推出了房门。

房门砰地在荣佩兰的身后关上,她狐疑地回头看了下门板。

总觉得这个表姐有些不一样了,但却又说不上哪里不一样。

之桉 · 作家说

上云霄文学网支持我,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
推荐
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