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惹火红玫瑰

第1章今天周三

十月容州市本该是初秋的天气,却异常燥热,暑气蒸人得很。

明明已经是夜幕时分,可也依然抵挡不住这空气中散发出的闷热气息。

手上的冰饮是服务员刚刚送来的,在高温蒸腾下,冷气萦绕在她葱白的手腕周围。

目光所过之处。

只有被霓虹灯渲染的高架桥还有一幢幢高耸入云的高档写字楼。

不远处,一名身长玉立的男人护着一个女人匆匆走出写字楼,身后的保镖人影耸动,将两人的身影遮挡去了大半。

虽只是匆忙一撇,但那抹颀长挺立的身影依然还是深深印进脑海。

朋友从包厢里出来,伸手搭上她的肩膀笑道:“找了半天不见你人影,原来是躲到这里偷懒来了,怎么这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,在看什么了。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许枝收回视线,纤白的手指一下又一下叩在杯壁上,显得极为漫不经心。

她那副淡出水的表情,让朋友莫名升起疑心。

但见她不愿意说,便也不好再多问什么。

回到景华苑已经晚上十点。

开门进屋,客厅的灯罕见的亮着。

许枝进屋瞧见坐在客厅里的男人时,下意识挑眉。

似是对于他的出现颇为惊讶。

客厅里,商既明一个人不知道坐了多久,双手抱胸,微微垂首,双眸轻阖,像是累的睡过去了。

许枝瞥了他一眼,不由自主放轻了脚步进屋。

只是在经过男人面前时,对方还是第一时间睁开了眼。

“回来了。”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。

亦如他这个人,冷冽孤傲。

许枝点点头拿下肩膀上的包,随手往单人沙发上一撇,漫不经心的回应了声:“嗯。”

“许枝。”

“嗯?”

“今天周三。”

许枝脚下蓦得一顿。

今天周三,是他们每个礼拜规定好行夫妻事的日子。

难怪商先生肯愿意屈尊降贵的来到她这小破屋子呢。

商既明身为商家三代单传,英年早婚,却迟迟未有所出,家中长辈个个都盼着他们能早日为商家开枝散叶。

只不过许枝一想起今晚看到的他跟别人姿态暧昧搂抱在一起的画面,便心生抗拒,一点兴致都没有了。

再加上……

“抱歉啊,我今天工作累了,要不改天吧。”

许枝这话说的好像他们之间只是为了完成一场任务的交易,又冷又硬。

面对许枝的冷淡,商既明不动声色的蹙起眉头,似乎很不满意她的这一回答。

男人放下报纸,起身来到她的面前。

男人身材伟岸,轻松便遮挡去了她眼前大半视线。

商既明领口微敞,露出里面精致诱人的锁骨,头顶昏黄的灯光洒向他的肩头,那张俊脸在灯光的照射下仿佛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,只稍一眼便能叫人沦陷其中不可自拔。

男人上前勾住女人纤细柔软的腰肢,轻轻往怀里一带。

“不行,今天是你的排卵期,时间正好。”

商既明说罢,弯腰将人轻轻一带,便抱进怀里。

……

凌晨时分,许枝累极了,一点儿劲儿都没有,软绵绵的趴在床面上。

她今晚明明没喝什么酒,可脑袋却还是糊成一团。

只记得,商既明的那双眼睛,从头到尾都透着诱人的红。

极致的诱惑。

商既明一如往常的倒来一杯温水给她。

许枝正好口干舌燥的,看见水杯,二话不说就接过放到唇边。

商既明见状,不疑有他的转身进了浴室。

听着从浴室方向传来的水流簌簌声,许枝将口中的水全都吐回了杯子里,然后起身下床倒进了梳妆桌上的花瓶里,再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水杯放回床头。

这一套动作下来,从容淡定,没有丝毫慌张。

等她回到床上,刚拉好被子,床头柜上的手机就震动起来。

她下意识偏头看去,是商既明的手机响了。

许枝抿抿唇,本能的直起身子伸手探去。

但是看着那串没有备注的电话号码时,她还是下意识握紧了下。

手机震动了许久,因为无人接听而自动挂断。

后来,紧跟着就是一条短信跃进屏幕。

她不知道男人手机的解锁密码,但是信息跳出来的时候,她还是看到了一些内容。

‘既明,我好疼,你能不能来陪’……

后面的内容许枝不用看也知道是什么。

她不动声色的将手机放回原位。

等商既明洗完澡出来,赤裸着上身就围着一条浴巾。

水珠顺着他纹理分明的胸膛一路而下,最后没入浴巾边缘。

商既明是个非常自律的男人,向来在运动饮食方面都有着极高要求,所以身材一贯保持的非常不错。

当初自己看上他,可不就是因为这张足以令人为之疯狂的脸和身材嘛。

许枝抱着被子靠在床头,听见动静这才抬头。

“你有电话。”

“嗯。”

商既明闻言上前,将手机拿起解锁,先是看了眼床上的女人,随后拿着手机去了阳台外。

“宁宁——”

阳台玻璃门被关上前的最后一刻,她还是听到了男人喊电话那头人的声音。

声音,温柔缱绻。

是她与商既明结婚两年多,都不曾体会过的。

商既明打完电话回屋,匆匆忙的进了衣帽间换上外出的衣服,便要离开。

床上的许枝见状终于按耐不住:“你去哪儿?”

男人脚步未停,甚至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她:“我出去一趟,你早点休息。”

听着他冰冷没有感情的声音,许枝蓦得心脏顿疼了一下。

她想开口挽留他,可话到了嘴边却又被吞咽回肚子里。

留下了人有什么用,终究还不是留不住他的心么。

当初她与商既明春风一夜被媒体记者堵了个正着,后来商既明迫于无奈这才答应下这门婚事。

可也因此让商既明对自己耿耿于怀,觉得那场意外,是自己为了留住他才使的手段。

许枝凝着他的背影,眼神里掺着复杂的情绪。

直到屋外传来关门声,她这才抽过一旁的睡裙,套在身上,赤脚踩在地面上走出阳台。

夜晚燥热的晚风迎面吹上脸颊,本该觉得燥热,可这会儿,许枝却觉得身上的寒津津的。

身侧的小茶几上,正摆着一份医院体检报告。

她与商既明结婚两年多,两家长辈都盼着他们能早点生孩子,甚至因为怀不上的原因,她婆婆费女士还专门带她去医院做了全身体检,可出来的结果却不尽人意。

但凡商既明刚刚出来接电话的时候稍微注意一点就能发现的。

可他还是没有。

许枝拿起那张薄薄的的纸,看也不看,揉成团丢出阳台。

眼不见心不烦,反正他也不会在意。

做完这些,她再度弯腰,伸手摸向桌上的女士香烟。

葱白细软的手指抽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,哆嗦着手,点燃。

深吸一口,再重重吐出。

眉眼间,满是愁容。

拿在手上的手机震了震。

解锁,点开消息提醒。

屏幕上,是几张男人与女人动作姿态暧昧的照片。

而照片里的男人不是别人,正是她的丈夫,商既明。

手里的香烟不知道什么时候燃尽了,烫到她的手指,疼痛让她下意识一松。

烟蒂掉在她的脚边,差点再次烫到她。

许枝深呼吸,双手紧紧扣在护栏上,指甲深深陷进手掌心里。

漆黑的夜晚,宛若一个黑洞,要把她吸进去。

或许,自己的坚持,也该是时候告一段落了。

容漂亮 · 作家说

上云霄文学网支持我,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
推荐
举报